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时时彩平台出租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企業文化 >> 文化研究論文 >> 正文

淺談土家族土司武術文化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武陵民族走廊的土司制度綿延818年之久,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這與其武功韜略分不開的。文章采用文獻資料法、田野調查法為主要研究方法,對武陵民族走廊土司武術文化進行研究,研究結果表明:土司統治者為了維護其世襲統治地位,采取了一系列軍事強國的策略,反映了土家族人的尚武性格,促進了民族武術的發展,豐富了民俗活動中武術文化的內容,具有典型的土司文化特征。它不但提高了武陵民族走廊地區人們的身體素質,培養了一批軍事人才,同時,也促進了武陵民族走廊地區文化的繁榮。所有這些,對武陵民族走廊地區社會的進步和民族的發展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關鍵詞:武陵民族走廊;土司;武術文化

武陵民族走廊地處西南邊疆與中原大地的結合部,是沿著武陵山脈由東北向西南延伸的通道。[1]封建王朝自秦漢以來就設置土官土吏以統治當地的少數民族人民。從唐末五代起,這種“以夷治夷”的控制更趨向于具體化了。武陵民族走廊的土司制度就始于五代,發展于宋,完備于元、明,終止于清“改土歸流”,達818年之久。它在兵制、土兵調遣等各個方面都自成體系,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這與其武功韜略分不開的。

1武陵民族走廊先民及其尚武民性

武陵民族走廊自古就活動巴人、三苗、百濮、百越等許多族群。土家族作為古代先秦巴人的后裔歷史悠久、源遠流長。《史記》稱“西南夷”,《后漢書》稱為“武陵蠻”,五代時稱“五溪蠻”“澧中蠻”。土家族先民尚武、作戰勇猛,史籍中多有記載。《華陽國志巴志》載:“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巴師勇銳天性勁勇,銳氣善舞。”明萬歷《慈利縣志》載:“陵稀難制”,“性喜勃蹊(意為爭斗)”。康熙《永定衛志》并載:“楚風剛勁,其弊多流于激憤。”土民生嬰兒后,從小就滋養他們的尚武精神,“即稱與嬰兒同等重量毛鐵,浸泡于毒液中待滿十二歲取出鑄刀,終日操練;同時,用生竹片烤油烙嬰兒腳板,使腳板皮厚、防凍瘡,走路爬山不傷腳,故從小培養攀爬大山,奔跑的“鐵腳板”。至10歲時,又在孩子的腰間佩上用浸泡的生鐵打制成的柳葉劍,時時刻刻對他們進行格斗訓練,。據有關史料記載:“茅岡土司除嚴格的政治統治外,突出地進行軍事控制,即實行軍事勞役制。凡土司內的男性實行全民皆兵。青年時編入土兵,除常為司衙服役外,土司需要隨時進行調征,一般情況下,土司出征帶五百至一千土勇,如果發生戰爭,而是全體男性土民上陣。這些土兵,打起仗來非常勇猛,所以,每次皇上征調出征,是豐功而歸,土司又官升幾級”。永順彭氏和保靖田氏有土司八十高齡還隨軍出征。可見,土家族作為一個勤勞勇敢、天性韌勇的山地民族。

2穿越歷史烽煙:軍事戰爭洗禮的武陵民族走廊土司武術

2.1吉光片羽中的武陵民族走廊土司武將

武陵民族走廊早期為蠻夷化外之邦,用于考據古武陵民族走廊武術的史料極為缺乏,武陵民族走廊土司武將在戰場殺敵沖鋒中表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壯舉為我們了解武陵民族走廊土司武術文化提供了一個片斷。現列舉幾位武將以窺其中斑斕。生于明正德年間的茅岡第八世土司覃堯芝“長有志略,朝文夕武,文武全才,果敢健銳,練兵其甚奇。”其子承坤,“胸有謀略,亦文能武。”為茅岡第九世土司。明嘉靖年間,堯芝攜子奉命赴江浙抗倭,土家兵勇猛無比,戰功卓著,特別是用茅岡兒的竹叉大破倭刀,受到獎賞,堯芝嘉封“懷遠將軍”,承坤加封“都指揮使”。慈利通津鋪人唐仁(1533-1559)喜歡舞槍弄棒,對土家族武術造詣較深,擅使釤刀槍。在抗倭中,由于有一身好武功,累立戰功。先獲舟山大捷,后又在梅山島戰斗中出奇制勝。唐仁不幸被冷箭射殺陣亡。以戰功追封為“鎮國將軍”,欽賜“威振海疆”的匾額、“海上知名”匾字。明朝彭藎臣少年習武,十七歲隨父,在王江經戰役中,土家軍如虎似狼,奮勇殺敵,銳不可當,一舉殲敵1900余人,被封為“昭毅將軍”。生于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的彭翼南武功高強,在江浙抗倭中數次取得勝利,明史譽稱“東南戰功第一”。[2]土家族的這些武將,戰功卓著,書寫著武陵民族走廊土司武術文化的傳奇。

2.2銳兵任死的武陵民族走廊土司土兵

土司制度實行的是軍政合一的制度。土司集行政長官和軍事長官于一身。土司所擁有的軍隊,俗稱“土兵”。

2.2.1數量多明代土兵是一支非常重要而活躍的武裝力量。最為著名的就要數湖南、湖北、廣西、四川土兵。《明史》卷九十一載:四川酋陽、石柱秦氏、冉氏諸司、湖南永順、保靖、廣西東蘭等地,“宣力最多”。[3]明朝對土家族土兵征調的數量也很多,“邊事急,有司專以調三省土司(兵)為長策。”往往少則數千,多則上萬甚至數萬。如土家族土兵自1554年至1558年奉調抗倭,被征調抗倭的總兵力合計約5萬人次。[4]1599年平播州土司楊應龍反叛時,“每路兵三萬,官兵三之,土司七之。”[5]由此可見武陵民族走廊土司兵人數眾多,是參與平叛和保境安邦的重要力量。

2.2.2作戰勇猛,敢于犧牲武陵民族走廊永順、保靖等軍民宣慰使司的土家族士兵,因作戰勇猛,在歷次戰役中可謂戰績不俗,是明軍依靠的一個重要力量。他們平時生產,戰時出征,每年秋收完畢,集中訓練一次。土兵皆須經過嚴格挑選,“有敢死沖鋒者,……,匯而收之。”。[6]在戰斗中,只準許士兵沖鋒砍殺敵人,卻絕對不允許士兵在殺死敵人后,割下敵人的頭顱。如果有人膽敢違背禁令,就會被視為罪過而被斬首。所以,土司軍隊在戰場上都一心殺敵,不敢分心,這樣一來,土司軍隊在戰場上自然也就形成人人奮勇殺敵的氣氛,不爭功,不冒功,一心一意地戰斗,從而保持了戰斗隊形的完整和壯志的高昂。這些因素使得土司軍隊往往“所戰有功”,一往無前。在抗倭長達5年時間內,永保土兵與倭寇血戰數十次,斬獲敵首4000余級,取得了非凡的戰績,《明史》卷二0五稱頌土兵作戰英勇,“自軍興以來,稱戰功第一!”[7]土兵在取得重大勝利的同時,也做出了巨大的犧牲。明代萬歷年間的渾河血戰中,酉陽土兵全軍覆沒。[8]石砫土兵也傷亡慘重。[9]天啟元年(1621),秦良玉兄邦屏、民屏率五千人,她本人與其子馬祥麟率軍三千人援遼,渾河失利,邦屏戰死,祥麟重傷。[10]為保衛國家領土的完整,人民生命的安全,武陵民族走廊土兵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2.2.3出征次數多武陵民族走廊土兵的足跡幾乎遍及南北各地,“西摧都掌,東抵蘇松,南征米魯,北遏遼東”。據統計,僅永順土兵參加戰役的次數就達54次,幾乎踏遍了當時的整個中國。明朝對土兵這樣的征調頻率即便是在地方軍隊的征調歷史上也很罕見。故張廷玉在《明史》中感嘆到:“永、保諸宣慰,世席富強,每遇征伐,輒愿荷戈前驅,國家亦賴以撻伐,故永、保兵號為航雄。嘉、隆以還,征符四出,而湖南土司均備臂指矣。”[11]

2.2.4功勞大永順土家族士兵在戰斗中貫以勇武著稱,戰功卓著。據明史(湖廣土司傳)記載: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倭寇兵犯嘉興,王涇江之役,永順土家族士兵揮舞藤牌大刀能征善戰,近戰殲敵,所向披靡,俘敵二千,斬首一千,燒死、溺死倭寇不計其數。史載王江涇之戰,“東南戰功第一云”[12]。它是嘉靖年間明抗倭以來一次決定性的勝利,“自王江涇大捷后,我兵始有生氣”。[13]王江涇之戰沉重的打擊了倭寇的囂張氣焰,鼓舞了全體官兵抗倭勝利的信心。對于抗遼戰役的評價,“首功數千,實石砫、酉陽二土司功。”[14]兵部尚書張鶴鳴評價道。武陵民族走廊土司土兵為保衛祖國海疆的安全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績。因此,明僖宗皇帝御賜匾:“忠義可嘉”。

2.3赤膽忠心的巾幗英雄

在武陵民族走廊活躍著一批能征善戰的巾幗英雄,其中以秦良玉為杰出代表。秦良玉,土家族,重慶市忠縣人,明朝末期戰功卓著,被譽為民族英雄、軍事家、女將軍。秦良玉戎馬40余年,身經百戰,是中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文武雙全的女子;唯一憑戰功封侯的女將軍;唯一單獨載入正史的巾幗英雄。秦良玉自幼即與兄弟一起習武、習經史,不僅學得一身騎、射、擊、刺的過人武藝,而且精于謀略,具有非凡的軍事才能。少女時就“饒饒膽膽智,善騎射,兼通詞翰,儀度嫻雅”而名聞遐邇。其父曾經感嘆道:“惜哉!妍而不冠,汝兄弟皆不及也。”婚后,良玉協助丈夫訓練出一支曉勇善戰的的土兵“白桿兵”,此外,她還訓練出一支被視為白桿兵中的精銳——由500位婦女組成的親兵。“白桿兵”在未上陣之前,就名聲大大噪噪,“為遠近所憚”了。“白桿兵”令行禁止,有著嚴明的軍紀,所過之處秋毫無犯、馳名全川、曉勇善戰,成為名副其實的秦家軍。秦良玉正是依靠這支隊伍,抗清勤王、統兵抗金、平定播州、保境安民,屢立奇功,成就了一番豐功偉業。她救國于危難之際、救民于水火之中,是戰火中的一只鳳凰涅梁。一位少數民族婦女能成為一代名將在歷史上是一個奇跡。

3風格獨特的武陵民族走廊武術、武器和陣法

3.1練武活動

武陵民族走廊自古因環境因素,民風彪悍,寓兵于農的兵戶制度在武陵民族走廊長期保存,所謂“有事則調集為軍,以備戰斗;無事則散處于民,以習耕鑿”。[15]土司時期民眾參與定期的軍事演練活動時所進行的各項演練。《永順縣志》載:“永順司治西二里許,有校場坪,土人常于此處演武。”。[16]舊時的演練,主要針對軍事活動,其中最為重要的有搏擊術、各種武器運用技術。土司對土兵的訓練十分嚴格,形式多樣,常常利用趕仗(打獵)之機,結合進行軍事訓練,錘煉土兵的英勇頑強的意志。“一人搏虎,二十人助之,以必斃為度。”[17]每次出征前,還要舉行儀式,“系牛于神前,以刀斷牛首決勝負。”[18]嚴格的訓練方法、嚴明的紀律、英勇善戰的精神使得土兵不管是在維護土司正常統治秩序方面,還是在明政府征調的“援遼”斗爭中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使土家族士兵被譽為“凡戰必捷,人莫敢攖”。[19]3.2器械在戰爭中,土家族土兵使用蠻刀、藤牌、齊眉棍以及弓弩等武器,殺敵立功,使土家拳在戰爭中發揮了巨大威力,并在實戰中豐富發展了土家拳。在實戰中,蠻兵左手握牌,右手持刀,低勢矮樁前進。遇敵他們將身體縮成一團,幾個“貓兒打滾”,突然跳起砍向對方,殺傷力很大。在抗倭中,從軍事角度看,土兵取勝的主要原因在于土兵善于短兵相接作戰與山地作戰,為明王朝倚重的重要力量,并在明末多次參加了抗清戰爭。“短兵相接,倭賊甚精。”浙江巡撫御史胡宗憲評價道,能貼近倭寇并能將其制服者,“惟湖廣兵鐮鉤槍弩之技”,而永、保二宣撫(慰)司的精兵特別擅長于此。[20]于是有秦良玉白竿兵奮戰無敵等各種說法。土兵武器能夠對倭寇的倭刀形成有效的遏制。特別是覃堯之看到倭刀兇猛,遂向戚繼光將軍獻計,用竹杈破之,“竹杈”因柄長杈多,即可拒倭在六、七步之外,敵人怕竹杈刺棘手傷眼,不敢逼近。敵人舉刀劈來,可將竹杈迎頭架住。敵人刀砍上竹杈節時,其刀嵌陷在杈中,一時拔不出來,這時尖銳的杈頭乘勢直刺過去。采其法,大破倭刀,取得勝利。“一根民間曬衣竹,競成破倭好武器”被傳為佳話。秦良玉率領的土兵善使白桿,白桿的矛端有鉤,矛末有環,將兵器前后勾連,當遇高山峻嶺時,可以依靠其攀援而上。土家拳師貫使用的兵器在《江南經略》卷八《調狼兵記》有這樣的記載:“部伍均配器械,長短相濟。”[21]甚至“永順鉤刀手,為廣西諸徭所畏”。[22]可見土司土兵擅使兵器鉤鐮槍、弩、馬葉子單刀、盾牌、駑、竹叉等。這些器械獨特,對倭寇有相克功效,使土兵能夠逢倭必勝。

3.3陣法

土兵近戰能力強,且具有一定的戰術特點。戰術對頭、戰略目標明確才能在戰爭中取得勝利。這些戰術的都是在長期的山地丘陵作戰經驗教訓中得來的。土兵陣法嚴格整齊,“宜選各衛謀勇素著者指揮統領。”[23]《土家族土司史錄》記載:湖廣士兵,永順為上,保靖次之,其兵甚強。其陣法:每司二十四旗,……若在前者敗,則二重居中者進補,兩翼亦然。……,若皆敗,則無望矣。每旗十六人,二十四旗合三百八十四人,皆精選之兵也。故永、保兵號為虓雄。”[24]士兵步戰術的訓練包括步兵與騎兵之間發生的戰斗。凡步兵與車騎戰者,必依丘陵、險阻、林木而戰,則勝。若遇平易之道,須用拒馬槍為方陣,步兵在內。馬軍、步兵中分為駐隊、戰隊。駐隊守陣,戰隊出戰;戰隊守陣,駐隊出戰。敵攻我一面,則我兩哨出兵,從旁以掩之;敵攻我兩面,我分兵從后以搗之;敵攻我四面,我為圓陣,分兵四出以奮擊之。敵若敗走,以騎兵追之,步兵隨其后,乃必勝之方。馬戰即騎馬作戰,馬戰并非土司軍隊的強項,只不過是土司也需要自己的士兵懂得馬戰的一些基本常識,這樣,他們在戰斗中遇上騎兵時,就不會驚慌失措了。水戰即水上作戰。湘西地區溪河縱橫,而且舊時還居住有專門從事水上生活的疍民,其水性和水中作戰的能力相當強。他們除了遠距離攻擊、近距離攻擊外,土兵水戰還經常采用潛入水底擊穿敵船的戰術:作戰時,這些水兵躍入水中,在水底潛行,接近敵船后,用刀刃戳穿敵船船底,使敵船緩緩下沉,敵人防不勝防。

4武陵民族走廊民俗中的武術文化遺蹤

4.1舞蹈中蘊含的武術文化

“屈伸俯仰,升降上下,和柔其形體,以節制其筋骨,庶步伐整齊,施之戰陣而不愆”。[25]把戰斗中的技術動作通過舞的形式模擬再現,是一種提煉總結和訓練傳授的練武活動。歷代土家族土司王在進行祭拜獵神和祖先等祭祀活動時有一種專用的舞蹈“毛古斯舞”。”[26]跳“毛谷斯”時,老、小毛谷斯手持棍、棒,表演原始狩獵的全過程,場面激烈、壯觀,動作勇猛、純真、樸實。時起時落,時而刀叉并舉,翻轉騰挪,時而揮棒猛攻,拼命撕殺,直到最后打死獵物。特別是與獸斗時,施展劈、戳、掄、掃等的一些棍法,恰似一場精彩激烈的武功對打。現代武術家們探究“毛谷斯”的內涵,狩獵技藝的過程,認為“毛谷斯”整個套路結構、動作形態等都帶有濃厚的狩獵舞蹈的痕跡,整個場景與武術實戰演練極為相似,稱得上是土家族武術拳械的杰出代表,是土家族武術的“活化石”。現在流行的土家山寨的“十二埋伏拳”就是由“毛谷斯”演變而來。擺手舞也是土司時期土家族常跳的一種舞蹈。手舞中有反映抵御外晦的戰斗場面,體現著武術和舞蹈相結合。跳“擺手舞”實際上也就是一場大比武盛會,半角抓扛、摔抱腰打哈、大刀梭標、棍棒拳術借此施展,一比勝負。

4.2節日習俗折射出的武術文化

土家族節日民俗較多,其中不乏頗含武術文化的節日。趕年節是土家族隆重傳統節日,小月為臘月二十八,大月為二十九,總是比漢族提前一天。傳說是為了抗倭寇打仗而提前。其先民在明嘉靖年間征倭,除夕倭寇不備,打敗倭寇。后人為紀念這才重大活動遂成在除夕之夜“守年”“搶年”這個家風。即在除夕吃過團圓飯后,人們手里拿著執吹火筒要在房前和屋后轉一圈,象征著“出征”,持著獵槍到山上走一趟叫“摸營”,以紀念先人。還有各種文娛活動,耍武術,“玩龍燈”等等。土家族歷史上出了不少英雄,人民也非常崇敬英雄,對本民族歷代的英雄,敬重得像神一樣。明朝覃垕,元武宗至大四年(1311)出生在今張家界市永定區茅岡,他從小練就一手好武藝,臂力過人,能開硬弓,使釤刀鐵槍,元末大亂,他聯絡土民一萬多人響應“推富益民”號召舉行反元起義,洪武三年(1370)四月,又聯絡十八峒土民舉起反明大旗。打擊了統治者的囂張氣焰。后因叛徒出賣被捕,于農歷六月六日遭剝皮極刑。后人為紀念他,土家山寨定這天為“曬龍袍”節,家家曬棉衣;還要比武試藝,以示懷念。意為血染了秦王的龍袍,應洗凈曬干。土家族的“社巴日”是土家族敬神祭祖的日子。敬神祭祖時,梯瑪神歌中的《將帥拔佩》唱的是古代將帥拔佩抵御外寇的故事,反映了土家族先民力大無比,沖入敵陣殺敵得勝的場面。歌頌了土家族人民不畏強暴、英勇反抗的斗爭精神。

4.3巫術活動中武術文化

土司統治時期,巫術在武陵民族走廊盛行。土家族從事祭神驅鬼巫術的人叫梯瑪,其權限較大,他掌管村寨的祭祀、驅鬼、許愿等等。在祭祀活動中,他身穿紅衣,頭包紅帕,戴冠叉背插竹馬鞭,手持師刀、法器、八寶銅鈴、進行跳馬、走方步,踩八卦、跳五方。時而執師刀驅趕邪氣,時而吹牛角,時而念口語,時而打筶,時而唱儺辭,伴以鑼鼓,場面十分神秘,更精彩的是穿插上刀梯,踩鏵口絕技表演,扣人心弦。《梯瑪神歌》“綜合堂”有著趕“白虎”的表演;梯瑪左手執長刀,刀上站著一只雞,右手執師刀,助手5人各拿桃符。梯瑪用師刀左刺右扎,上刺下扎,左劈右砍,從正堂到廂房,樓上樓下最后沖出門,一直砍到三岔路口我十字路口,砍殺才結束。梯瑪踩八卦,與拳術八卦掌相似,在運動中以掌法變換和行步走轉為主,運動路線取四正,乾、坤、離、坎,四隅震、艮、兌、巽跳五方與拳術中的五行拳同出一律。梯瑪踩八卦、跳五方與拳師打八卦掌、演練五行拳,在理論上沒有什么區別,從中可以看出,武術在儺文化中占有相當重要的位置。

5結語

客觀上來說,土司在統治時期,橫征暴斂,殘酷地壓榨武陵民族走廊區的人民。但從歷史發展的角度看,土司統治期間,邊關時時受到侵擾,軍事戰爭接連不斷。土司統治者為鞏固自己的統治,抗擊邊患,保家衛國十分重視軍事訓練,并在軍事戰爭中取得了輝煌的戰績,為武陵民族走廊地區與國家的的安全穩定做出了積極的貢獻。同時,這些軍事活動促進了土家族武術的發展,是土家族民俗中武術文化的源泉,這些武術文化也影響著武陵民族走廊社會生活的諸多方面。有關娛樂,至今仍然能在婚喪嫁娶、民族節日、娛樂活動中發現土司統治時期的武術文化蹤跡。

作者:朱坤 李政洪 吳偉 張澤文 郭振華 單位:吉首大學體育科學學院

淺談土家族土司武術文化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