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时时彩平台出租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科技雜志 >> 工程科技雜志 >> 江蘇造紙雜志 >> 正文

淺談造紙文化景觀保護與再利用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鄉村作為人類社會發展的聚居地,承載了豐富的鄉風民俗,留存了大量的鄉村文化景觀,形成鄉村特有的人文印跡,是一筆寶貴的文化遺產。基于對鄉村文化景觀遺產的保護與再利用研究,以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保護與設計為例,分析了半嶺堂文化景觀現存的問題以及可持續發展的可能性,通過景觀元素由點及面的改造設計、景觀空間以靜制動的設計手法,實現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整體保護與再利用,使其在發展鄉村旅游產業和推動鄉村振興中發揮出重要作用。

關鍵詞: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保護與再利用

文化景觀是一種表達人、地關系可持續發展的景觀,是“自然與人類的共同作品”[1]。鄉村文化景觀是歷代勞動人民生產與智慧的結晶,也是傳統農耕文化的物質承載者[2]。鄉村類文化景觀包含了人類與自然環境之間交互作用的多種表現形式,通常反映出特定的環境制約條件下可持續土地利用的先進理念和具體技術,同時折射出建立這些文化景觀所處的自然環境的特點和限制[3]。隨著人類控制和改造自然環境的能力不斷增強,自然環境受到了局限,人文環境在文化景觀的形成和發展過程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人文環境除了具有可視性,能被感知的物質文化景觀外,更多的體現在不被人們感知,但對景觀的發展具有特殊意義的非物質文化景觀上,例如思想意識、生活方式等等。除此之外,文化景觀還有一種凌駕于物質及非物質因素以上的表現,是一種可以感覺但難以表達的場所“氛圍”,“氛圍”是具有區域場所感的一種抽象的現象,是可以依稀被人們感受到的地方氛圍,也是文化景觀的組成元素之一[4]。浙江省黃巖地區保留至今的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包含的自然、人文環境及其獨特的造紙氛圍,體現出傳統技藝本身的科學價值與文化價值,展現了中國傳統造紙文化這一優秀文化遺產在特定歷史時期的獨特性與典型性。可以通過對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所具有的地方性景觀環境分析與再利用設計研究,倡導系統性地保護鄉村文化景觀獨特的地域性和完整性,保留鄉村獨有的場所氛圍,有效挖掘古法造紙景觀遺產的經濟與文化價值,使半嶺堂村的鄉村可持續發展成為可能。

一、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形成因素及構成

(一)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半嶺堂位于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處于山地丘陵地帶,溪流水量充沛。半嶺堂人的祖先掌握的造紙文化與技藝被世代傳承下來,成為我國現存不多的保留傳統古法造紙技藝的村落。黃巖地區的手工造紙技藝在唐宋時期便名揚于外,其藤紙、玉版紙較為著名,為文人所喜愛,并見端于諸多歷史著作記述中。民國中后期,這些傳統手工造紙技藝大多失傳,唯有半嶺堂的竹紙制造技藝延續至今。以竹為原料的半嶺堂竹紙技藝包括砍料、斷料、搗料、浸料、漿料、堆腌、洗料、搗漿料、攪料、抄紙、堆紙、壓紙、起紙、曬紙、切紙等諸多程序。半嶺堂村目前留存的手工作坊和傳統造紙工具,以及戶外造紙場地等景觀環境同傳統手工造紙技藝形成了極具特色的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元素。2008年半嶺堂竹紙的制作技藝被當地政府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著名學者馮驥才指出,“我們之所以傳承文化遺產,最終的目的就是傳承我們民族的獨特文化,就是把我們的民族身份、民族基因傳承下來。”而文化載體不論是人還是物,都要落實在地上,都要在特定的地方、地域存在[5]。半嶺堂古法竹紙文化遺產是中國古代勞動者勤勉智慧的歷史印跡,是需要我們關注、保護和傳承民族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

(二)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形成因素半嶺堂村民世代以造竹紙為生,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形成由自然和人文兩大因素促成。在自然因素方面,半嶺堂地處山中溪谷,水力資源豐富,耕地資源有限,山林植被眾多,均以苦竹、淡竹為主,為竹紙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物質基礎。竹紙原料取之于山林竹間,動力取之于高山流水,這些為鄉村造紙文化與景觀的形成和發展創造了條件。在人文因素方面,古法造紙是半嶺堂村一帶農民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竹紙得以發展的重要人文因素之一是半嶺堂擁有一條對外溝通的“黃永古道”。黃永古道始于明清,經過黃巖地區富山鄉境內的半嶺堂、半山、訣要等村莊連接到永嘉縣,是古代黃巖通往永嘉的重要交通樞紐。半嶺堂的造紙業因古道而興,商客絡繹不絕,便利的交通為半嶺堂村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同時,黃永古道也是半嶺堂造紙過程中連接村莊與造紙場所的重要交通要道,是推動半嶺堂造紙發展的重要因素。(三)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構成半嶺堂的竹紙生產技藝世代相傳,半嶺堂人借助環境資源優勢,利用苦竹這一天然的造紙原料,因地制宜,沿溪流與古道間豎碓搗料,搭建造紙作坊,并在作坊周邊設立室外造紙場,提供造紙加工、晾曬等功能空間。造紙作坊隨地域環境特色而建,形成了獨特的造紙場所。這一系列景觀環境共同構成了半嶺堂獨有的由自然環境與人文環境兩部分組成的文化景觀遺產資源。自然環境涵蓋半嶺堂豐富的竹、水、石等資源;人文環境除了造紙作坊、黃永古道、造紙技藝使用的傳統工具,村民造紙活動的場所等一系列可視化的物質文化景觀,還包含半嶺堂古法造紙技藝和傳統古法造紙的場所“氣氛”,構成了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核心內容。

二、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保護現狀分析

(一)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保護現狀1.在非物質文化景觀保護方面。半嶺堂古法造紙是以家庭作坊形式進行加工制作,造紙技藝靠師徒之間言傳身教的方式傳承,制作竹紙質量的高低與造紙人的技藝高低息息相關,沒有具體的指標,靠經驗掌握造紙質量的高低,是屬于典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隨著時代的發展,以造紙謀生的當地農戶逐漸放棄低收入的手工造紙業外出務工,這種現象使半嶺堂傳統手工造紙技藝出現逐漸流逝的可能性,村莊內具有古法造紙文化傳承技藝水平的人所剩無幾。由于半嶺堂地處山區,相對封閉落后,目前只有少數長者還在通過手工造紙維持生計,使得這種傳統技藝得以流傳至今。隨著這些人逐漸年邁,半嶺堂古法造紙技藝瀕臨失傳和消失。2.在物質文化景觀保護方面。半嶺堂古法造紙的場所與器物是構成文化景觀遺產的基礎與載體。造紙器物是實現造紙技藝的媒介,造紙作坊是承載造紙技藝的場所。黃永古道作為造紙原材料運輸和紙產品銷往各地的通道,也是半嶺堂傳統造紙技藝發展的歷史見證。現階段,半嶺堂村民對造紙器物的保護僅現于造紙傳承人的維護和保存,許多器具老化廢棄,村民缺少對造紙器具文化的認識及保護意識。現存的造紙場所位于村中地勢相對平坦的耕作區,僅存兩處造紙作坊及多處戶外造紙操作區。造紙作坊因時間洗禮逐漸老化,影響村民的日常造紙生產。戶外造紙區分散在農耕地中,場地功能凌亂。整個場地交通主要通過黃永古道和田埂連接,形成豐富的造紙與農耕生產的混合式交通流線,有待于進一步梳理與規劃。隨著古法造紙農戶的減少,鄉村古法造紙的場所氛圍逐漸在弱化,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原真性與典型性正面臨失去的危險(見圖1)。

(二)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保護存在的問題1.非物質文化景觀的保護意識薄弱。半嶺堂古法造紙技藝與《天工開物》記載的竹紙造紙技藝相仿,堪稱我國造紙術的活化石。當地村民和管理部門對具有近千年歷史的古法造紙文化缺少足夠認識,文化景觀遺產的保護與傳承面臨危機。隨著鄉村青年外出工作,村內老齡化加劇,掌握造紙技藝的人越來越少,這種現象影響和制約了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的傳承。著名歷史學家唐曉峰認為“從思想上認識環境的危機,就可以在實踐中結束環境危機”[5]。同樣,文化危機也需要我們從思想上加以認識才是保護的關鍵。如何讓古老的技藝可持續的“存活”,使文化景觀得以有效保護,傳統技藝得以傳承是亟待解決的文化認知問題。2.物質文化景觀的保護呈碎片化。由于缺乏對半嶺堂古法造紙區的物質文化景觀保護意識,造紙作坊和場地破敗嚴重,造紙器具老化,道路交通系統混亂,使得古法造紙文化景觀失去了它獨特的文化特質,原本凝聚鄉村文化特色和構成鄉村文化中心的場所變得零碎無序。造紙作坊作為承載造紙技藝的空間,存在無法完整展現造紙技藝的缺陷,造紙區呈現了碎片化的狀態,保護半嶺堂村古法造紙文化景觀的完整性受到嚴重制約。

三、半嶺堂文化景觀遺產保護與再利用設計發展策略

由于半嶺堂地處山區還未被開發,村民的發展意識相對滯后和封閉。對半嶺堂古法造紙技藝的保護和傳承,以及充分利用這些資源發展鄉村旅游產業等建設,很難通過自下而上推動發展工作,唯有依靠外部力量,借助政府扶持實行自上而下的文化景觀遺產保護和發展鄉村經濟的引導。帶領村民從原住民利益出發,形成自主保護觀念和發展意識,推動文化景觀遺產保護和鄉村經濟振興發展同步進行。本課題試圖通過提出對古法造紙活動場所的整體性保護和再利用設計原則與方法指導建設實踐工作,實現推動半嶺堂文化景觀遺產的有效保護與傳承,以及帶動半嶺堂鄉村經濟的振興與發展。

(一)由“點”及“面”實現古法造紙物質文化景觀遺產整體保護第一,通過從造紙作坊到古法造紙博物館建筑的維修改造實現“點”的修復。首先,針對半嶺堂古法造紙區存在年久失修,影響造紙生產和文化展示的問題,遵循修舊如舊的原則,將兩處公共造紙作坊進行修復設計,內部空間保留造紙作坊原始功能,不破壞造紙操作的活動流程。由于氣候環境多雨濕潤,作坊外部保留原始的石木承重結構,借用竹材形成穿斗式屋頂構架,結合新型現代材料解決屋頂常年漏水問題,再利用竹枝捆扎做頂面覆蓋,恢復作坊原始形態面貌,為造紙工匠提供良好的造紙操作環境,滿足外來游客的場景體驗需求。其次,為弘揚中國傳統的造紙文化,集中呈現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內容,提出建設半嶺堂古法造紙博物館的保護和發展策略,利用村中廢棄的半嶺堂小學建筑將其進行再利用設計,改造為半嶺堂古法造紙博物館。半嶺堂小學位于古法造紙區域內,溪流環繞,建筑前區有毛石半圍合的前庭,后區為雜草叢生的下沉式院落。主體的小學建筑結構以磚石結構為主,木構架屋面,雖然已廢棄多年,但建筑風貌保存相對良好。黃永古道緊鄰半嶺堂小學,將造紙作坊連同造紙場地與擬建的博物館串聯在一起。形成古法造紙博物館、造紙作坊、黃永古道、半嶺堂溪流等極具地域特色的造紙文化區,以此推動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保護與鄉村旅游產業的發展。古法造紙博物館在建筑改造上遵循有機更新原則,以半嶺堂小學舊址原始的建筑結構及布局為基礎進行適應博物館展示功能的改造。由于常年荒廢,小學建筑內部基礎設施落后,功能及交通流線單一,滿足不了新功能的需求。更新改造設計上增加了公共交通與展示平臺空間和生態公廁。在交通流線組織與設計方面,充分利用鋼架結構,分別在建筑前后院加設戶外連廊樓梯連接室內外交通。打破后院荒廢閉塞的現狀,增強建筑與環境間的連通性。在建筑二樓,增設觀景平臺,使人們在這里完成對整個造紙區的俯瞰。造型提取折紙的形態元素,作為前亭后廊的頂面結構形式,呼應半嶺堂古法造紙博物館的文化特色。對由毛石和紅磚、黑瓦構成的建筑立面,保留老舊的歷史肌理,選用竹紙色涂料做立面覆蓋,使其與造紙區的整體環境和諧共融。建筑改造利用現代的建筑材料及技術手段,實現新舊交替,彼此和諧。這樣的保護與傳承設計手法使老建筑舊貌煥新顏,重新發揮作用,創造出與時代相符的全新鄉村景觀面貌(見圖2)。第二,通過古法造紙區交通規劃實現“線”的連接。古法造紙區各功能空間之間通過造紙和農耕活動緊密聯系。目前,由于場地內的交通系統混亂,造紙區與農耕區的交通流線不明晰,對村民的造紙及農耕活動帶來不便,需要優化交通組織,同時滿足村民勞動生產和游客觀光的不同需求。結合游客觀光與村民造紙及農耕活動的心理需求和行為特征重新設計行為活動路線。以造紙作坊為活動端點,連接古法造紙博物館為觀光軸線,通向戶外造紙區及農作區產生活動分支,路經黃永古道形成迴形路線串聯整個古法造紙文化區,為村民和游客提供便捷的活動和游覽路線。營造合理的駐留性空間是增加空間歸屬感和體驗性的有效方式[6]。造紙區需要層次豐富的外部交往空間來提供滿足視覺、文化及教育功能等不同體驗需求。針對造紙區內活動的規律性、集體性等行為特點,造紙生產工藝流線是游客視覺體驗的主要路徑,目前缺少駐足停留的節點空間,影響人們對造紙文化遺產的認知,不利于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傳播。通過增添鄉村亭廊空間的設計,為游客提供駐足平臺,增加對造紙場所的感官體驗,利于感受古法造紙場所特有的文化氛圍。駐留亭廊的節點設計呼應了博物館建筑的形態及選材,取形于簡潔的折紙形態,使空間與形態之間聯系更為緊密(見圖3)。第三,通過符號化的景觀導視系統設計實現“面”的傳遞。文化是通過符號而獲得,并通過符號而傳播的行為模型[7]。導視系統作為新時代文化景觀的視覺語言,是推動鄉村文化傳播的有效方式。半嶺堂是具有歷史文化的古老村落,基于發展鄉村文化推動鄉村旅游振興的目標,造紙區內需要設置傳遞造紙信息的文化語言符號。將造紙文化轉化為視覺符號,體現造紙文化的特質,使游客能夠快速和有效識別半嶺堂造紙文化。導視系統中的重要元素是體現主題的形象標志(logo),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展示區的導視主題形象符號借用造紙景觀中紙張累疊的特性,通過完形心理學原理將其圖形簡化與概括,運用漢字“紙”進行符號化加工變形,結合古法造紙中鏨紙的工藝,將其抽象化結合到標志設計中,再提取半嶺堂村竹紙特有的土黃色作為標志的標準色,形成完整的半嶺堂古法造紙博物館的標志圖形(見圖4)。通過標志作為紙文化傳播的圖示符號,運用于導視系統設計中,形成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區由“點”及“面”的視覺效果,實現半嶺堂古法造紙物質文化景觀遺產整體保護與傳播的視覺形象系統。

(二)以“靜”制“動”實現古法造紙非物質文化景觀活態傳承半嶺堂小學舊建筑的再利用改變了原有建筑的使用功能,當新的功能被賦予舊建筑時,空間自然會結合新的功能需求進行重組。為保證半嶺堂古法造紙技藝得到保護與傳承,古法造紙博物館的內部空間成為了承載文化的核心容器。設計方案保留了原始的建筑結構,將其空間劃分為半嶺堂講堂、半嶺堂客廳和古法造紙博物館展廳區,展廳分為紙之概覽、紙之技藝、紙之器具、紙之體驗等四個部分。講堂作為鄉村的文化禮堂,其空間借用紙片的形式展現半嶺堂鄉村風貌,為村民提供可承接鄉風民俗活動的場所;半嶺堂客廳作為面向內外的公共交流空間,既為游客提供便利的購物休憩場所,也為村民提供展示和銷售當地土特產品的窗口。通過這兩個靜態空間的建立,擴展了村民的鄉村活動范圍,增強村民的歸屬感與凝聚力,有利于形成鄉村文化景觀遺產的保護和傳播意識,建立對傳統造紙技藝的認同與歸屬,激發村民弘揚鄉村文化和發展鄉村經濟的內在動力(見圖5)。古法造紙博物館展廳設計是非物質文化景觀遺產靜態化的呈現方式,通過對造紙技藝的視覺呈現,以定格化的二維圖示展現當地造紙活動的風貌,以實物化的三維器具展示傳遞造紙信息,供人們認知與體驗,加深受眾對造紙文化的了解,達到對中國傳統紙文化的傳播作用。造紙體驗區為游客提供了進一步了解紙文化的空間,通過對半嶺堂竹紙進行剪、折、印、刻等互動體驗的方式了解竹紙特性和竹紙衍生產品,為文化的傳承與弘揚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博物館整體設計包含了古法造紙文化景觀構成中的靜態呈現,以及紙文化的拓展體驗。同時展現了半嶺堂村的鄉村環境與鄉村文化,增加了村民與游客對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系統性認知,為活態傳承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室內風格的設計元素取之于造紙原料“竹”,利用竹元素進行抽象化的線性提取,原木色木條的組合搭建,滿足了展示、學習、活動的功能,同時營造出親切閑適的空間氛圍(見圖6)。古法造紙博物館的建立為半嶺堂的造紙文化景觀提供了一處自然,恬靜的棲息之所。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保護與再利用設計目的在于對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作為保留“活著”的古法造紙遺址,其鄉村文化景觀展示了當地村民的智慧與文明,體現出半嶺堂獨特的地域文化特色。作為非物質文化景觀遺產的半嶺堂古法造紙是鄉村獨有的靈魂,它承載了鄉村歷史的輝煌,也將推動鄉村的未來發展。本文區別于以往對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無活力的保護方式,通過文化景觀體驗場所的保護及維持文化動態延續的老建筑空間的再利用設計,解決地方文化景觀遺產現有問題,認為文化景觀遺產的保護除了對地方建筑或構筑本身的改造設計外,更要將人在文化景觀中的文化活動包攬其中,重視人們的文化感知,保證文化景觀的活態傳承,實現鄉村文化景觀可持續的發展。半嶺堂古法造紙文化景觀遺產的保護與再利用將大大推動鄉村旅游產業的發展,它是鄉村振興的重要載體。只有堅持文化景觀遺產整體性、原地性、民主性保護等設計原則以及文化景觀再利用的理念與方法,在不斷的傳承、修復中注入新的人文活力,才能實現鄉土文化的復蘇,推動鄉村振興。

參考文獻:

[1]姜曉泉,李強,李勤.簡談城市中大遺址區的鄉村文化景觀保護[J].城市學研究,2014(3):112.

[2]肖旋,林輝.城市化影響下我國鄉村文化景觀的現狀及發展[J].中國城市林業,2011(5):26-28.

[3]單霽翔.鄉村類文化景觀遺產保護的探索與實踐[J].中國名城,2010(4):4-11.

[4]周尚意,孔翔,朱竑.文化地理學[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302.

[5]唐曉峰.文化地理學釋義———大學講課錄[M].北京:學苑出版社,2012:15,82.

[6]揚•蓋爾.交往與空間[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2:13-15.

[7]王恩涌.文化地理學[M].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1995:32.

作者:宋揚 盧倩雯 單位:浙江工業大學

江蘇造紙雜志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科技雜志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