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时时彩平台出租
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經濟論文 >> 經濟史論文 >> 正文

佉盧文經濟史論文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一、佉盧文簡牘所見鄯善國之農業

《漢書·西域傳》記載:“鄯善國,本名樓蘭,王治捍泥城,去陽關千六百里,去長安六千一百里。戶千五百七十,口萬四千一百,勝兵二千九百十二人。輔國侯、卻胡侯、鄯善都尉、擊車師都尉、左右且渠、擊車師君各一人,譯長二人。西北去都護治所千七百八十五里,至墨山國千三百六十五里,西北至車師千八百九十里。地沙鹵,少田,寄田仰谷旁國。國出玉,多葭葦、檉柳、胡桐、白草。民隨率牧逐水草,有驢馬,多橐它。能作兵,與婼羌同”。這是傳統史籍對鄯善國總體經濟狀況的大致描述。其中的細節只能用佉盧文簡牘提供的信息來補充。佉盧文文獻中有很多關于土地耕作與農業生產方面的內容,茲略舉數例于下:1.Kh.72是一份灌溉小麥次數的統計賬目。綠洲農業賴以存在的基礎就是河流灌溉,是否得到良好灌溉對于耕地上農作物產量的高低具有決定性的作用。由于塔里木河流域的河水流量是有限的,所以在鄯善國進行灌溉一般是有計劃進行的。2.Kh.83中有這樣的內容:“至于汝有關馬之命令,詹貝耶(Campeya)隨后將馬帶去。汝已吩咐將其移交此地,萬萬勿忘辦理。橐駝之租金為八掌長之布匹,余已交歡吉(Namtasrrma)送去。該布匹系白色。至于農耕、大麥、小麥和ad’imi之事,請汝等精心關照。汝之黎弗羅摩(Lyivrasma)也須精心關照。余等奉上禮品一件。沙毗那(Sarpinae)之禮品系……羊一頭。無論彼等在農耕地播種多少谷物,汝都應該讓黎弗羅摩記賬。”3.Kh.292是一份國王諭令,其中有這樣的內容:“必須給那些難民以田地和房舍……和種子務必發給那些難民(palayanaga或palayamne),以便彼等能耕種更多的更多土地”。佉盧文簡牘提到的難民是鄯善國社會中的一個身份特殊的社會群體。貝羅和印度學者阿格華爾(R.C.Agrawala)都認為這個詞指的是英語中的“fugitive”。他們的具體身份不詳,可能是被流放或充軍而又逃跑的人。看來鄯善國政府對農業很重視,連難民的耕作問題都相當關心。這可能和當地缺乏勞動力的狀況有關。4.Kh.655中的僧人和其兒子將一塊播種量為1米里馬(milima)5希(khi)的土地賣給了另一個僧人。他們在官方的主持下簽訂了買賣契約。值得注意的是,所買地產中有一所葡萄園。希和米里馬是鄯善國的計量單位,1米里馬等于20希。文書中經常出現的價值單位是穆立(muli)。1穆立相當于1米里馬谷物之價值。由上可以看出,鄯善國種植的農作物有大麥、小麥、葡萄等。政府對農業的管理也相當重視,谷物的播種和灌溉的次數都要登記造冊。鄯善國還設有司谷(Koyimam)、谷吏(Tsamgina)等專門負責糧食的播種與收獲。王國還設有司賬(Maravara)負責有關賬目的管理,從而形成由王廷到地方的一套完整而嚴密的糧食管理體系。Kh.655顯示鄯善國的耕地是以種子播種量的多少來計算的,而不是用面積計算。由此可以推測,鄯善國各類耕地單位面積的產量應該是比較穩定的。

二、佉盧文簡牘所見鄯善國之畜牧業

鄯善國的畜牧業也得到了一定的發展,這在佉盧文簡牘中也有所體現,其中頻繁地提到牲畜。例如:1.Kh.4稱:“威德宏大、偉大之國王陛下敕諭,致御牧(kori)盧達羅耶(Rutraya)諭令如下:本廷曾向汝頒發一道諭令,內具詳情,命汝將十頭橐駝送至且末。倘若橐駝尚未送出,汝務必速將這批橐駝交予黎貝耶(Lyipeya)送至且末”。2.Kh.39載:“威德宏大、偉大之國王陛下敕諭,致州長勤軍(Samasena)和布伽(Pugo)諭令如下:今有黎貝耶(Lyipeya)上奏本廷,彼之女奴支彌伽(Cimika’e)擅自將女兒送與迦波格耶(Kapgeya)諸奴仆做養女。該養女由彼等撫養成人,撫養費用亦未支付。當汝接到此楔形泥封木牘時,務必親自對此事詳細審理。若其女奴確實擅自作主,給迦波格耶一養女而未付撫養費用,黎貝耶理應向迦波格耶諸奴仆索取三歲之牝騾一匹或三歲之牝馬一匹,而養女則完全為彼等所有。”3.Kh.157提到“當這些人到汝處時,要在泉邊將祭牛一頭奉獻給賢善天神。據貴人昆格耶(Kungeya)說:‘余曾得一夢,夢見天神未接受該泉邊之祭牛。’貴人昆格耶還說,在尼壤之烏賓陀之牛欄中有一頭兩歲之牛。”4.上引Kh.83文書中還提到了作為禮物的羊。這些簡牘告訴我們,鄯善國的牲畜種類有駱駝、騾馬、羊、牛等,設有御牧等職官對畜牧業加以管理。《漢書·西域傳》說鄯善國“民隨率牧逐水草,有驢馬,多橐它”。佉盧文簡牘的內容可與之相互引證。從文書的內容來看,驢馬和橐駝不但是交通工具,也是重要的交易物品。這些牲畜常常充當貨幣的角色。Kh.157所見之牛還是重要祭品。

三、佉盧文簡牘所見鄯善國之手工業

佉盧文簡牘則提供了不少鄯善國手工業方面的信息。冶鐵業方面,Kh.107稱:“汝曾從余等之莊園派一人來此干活。現彼等正讓其在此干活。但是又傳聞,諸差役又派其到彼處……干鐵匠活”。葡萄酒釀造業比較發達,Kh.637提到potgonena酒。這種酒就是葡萄酒。據考,漢時“蒲桃(葡萄)”二字的發音直接源于希臘文“Botrytis”。漢學家勞費爾在《中國伊朗篇》里認為葡萄一詞是波斯語“Budawa”的對音。Potgonena的發音與這兩個詞的前半語發音基本是相近的,沒多大差別。上引的Kh.655還提到了葡萄種植園。佉盧文簡牘中關于葡萄和酒的內容非常多,證明鄯善國飲酒之風盛行,連僧人也普遍飲酒。葡萄酒釀制業十分發達。鄯善佛僧飲酒習俗在西域的遺風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到了吐蕃和敦煌的佛教界。此外,Kh.715還提到了制箭匠,文書記載,身為制箭匠的父子二人出賣土地,得到九歲駱駝一峰作為地價。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鄯善國的絲織業相當發達。如所周知,古代西域本不產絲,《史記》卷123《大宛列傳》載:自大宛以西至安息,國雖頗異言,然大同俗,相知言……其地皆無絲漆,不知鑄錢器。西域之絲是從中原傳過去的。7世紀著名旅行家玄奘西天取經途次于闐,在當地聽到一個有關蠶種西傳的古老而動人的傳說,大意是說于闐原來不知桑蠶,由于嫁于于闐的“東國”公主把桑蠶種子藏在帽子里帶到了于闐,并在《大唐西域記》卷12中記下了這一生動的傳說故事。從新疆出土的佉盧文簡牘看,鄯善國不僅產絲,而且絲綢已成為當地非常流行的物產,絲織物是鄯善國考古出土文物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又以尼雅遺址出土的絲織物為大宗。當時常見的絲綢、絲絹、錦等織物及印染和刺繡等均有發現,品種豐富,應用廣泛,而這些絲織品名在敦煌文書等各種文獻中也可得到印證。斯坦因在鄯善國西境尼雅古城附近發現許多枯死的古桑樹,故知3世紀鄯善國已經種植桑樹,鄯善人植桑的目的顯然是養蠶。敦煌出土有婆羅米文(Brāhmī)絲卷碎片,為公元1世紀之物,其中一片上寫有貴霜婆羅米文,意為“短綢布(pata)46柞(gishti)。1928年,中瑞西北考察團之瑞方成員貝格曼在樓蘭地區的一座漢墓中發現一片寫有佉盧文的漢錦,經釋讀,這行佉盧文意思為“印度法師之綢緞(pata)40匹”。在尼雅出土佉盧文文獻中,pata一詞多有使用,如Kh.3記載:“國王陛下等等……頃據蘇祗多向余等報告,彼已買婦女一名,名蘇祗沙,買價為四十一匹綢緞(pata)。”類似記載又見于Kh.35:“待自漢地來的商賈抵達時,務必清查綢緞(pata)債。若發生糾紛,朕將于王廷親自裁決。”Kh.225亦曰:“僧伽缽羅那之奴隸一名走近余家并(?)綢緞(pata)三匹。”最后,Kh.345還提到:“該僧人阿難陀犀那之奴,名菩達瞿沙又從余及鳩瞿缽之屋竊取綢緞(pata)12馬身長……共計價100穆立。”鄯善國原本并不產絲,后由中原輸入,并在鄯善國扎根、逐步發展,后來竟然成為當地向中原輸出的主要物產之一。這一情況的出現,與鄯善國地處絲綢之路交通孔道及中原絲綢的西傳息息相關。佉盧文簡牘對鄯善國手工業的記載比較貧乏,其中可見的種類有冶鐵、釀酒、兵器制造和絲織業等。這不但引證了史書中“能作兵”的記載,也為深入研究這一問題提供了新的線索和材料。

四、佉盧文簡牘中的商品買賣和放貸

佉盧文簡牘中有大量商品買賣和放貸方面情況的信息,毋庸置疑,文書的內容真實地反映了當時鄯善國內商業經濟的繁榮。

(一)買賣契約。

斯坦因所獲佉盧文文書中屬于契約類的大約有47件。這些文書均屬于簡牘,有相當嚴格的矩形雙簡之形制,其中屬于買賣類的契約大約有30件。這些契約既是法律文件,又是經濟合同,內容翔實豐富,涉及土地、人口和牲畜等多種商品的買賣,是研究鄯善國經濟問題的寶貴史料。例如,1.Kh.589是一份保存得非常完整的買賣奴隸契約。內容如下:“此一關于女孩色迷蹉(Smitsae)之字據,由書吏羅沒索蹉(Ramsotsa)妥為保存。茲于偉大國王、上天之子阿沒笈伐迦(Amguvaka)陛下在位之11年2月12日,有一婦女,名萊畢沒蹉(Lyipim-tsaae)及其子名缽祇多(Pgita)。彼等于饑荒之時愿將名色迷蹉之女孩一名買給書吏羅沒索蹉。給價為價值40穆立之一歲駱駝一峰。萊畢沒蹉及缽祇多現已收到該駱駝。另又給綿羊四頭,作為頭(?)價。故現羅沒索蹉對女孩色迷蹉有權為所欲為。雙方在執政官元老畢特耶(Piteya)及太侯迦羅沒蹉(Karamtsa)之面達成協議。證人為司土凱地耶(Cadhiya),督軍僧凱(Samca),稅監鳩羅吉耶(Kurageya),阿缽吉耶(Apgeya),凱布伽(Capuga),莫伽多(Mogata),蒙吉耶(Mangeya),萊缽多(Lyipta),沙門達馬陀羅(Dhamadara)及司稅凱托(Cato)。此字據系由余、書吏耽摩色缽(Tamaspa)之子、書吏莫伽多奉諸執政官之命所寫。其權限如生命一樣長達一百年。督軍僧凱斷繩。該女孩色迷蹉身長4distis。萊畢沒蹉得售價之一半,摩信那的司稅支祇托耶(Cigitoya)得一半。”2.Kh.677是一份交換土地的契約:“茲于上天之子大王安歸迦(Amgoka)在位之……年7月6日,婦女科瑟那耶(Kosenaya)用以地換地(namanagamuliyena)之方式,向尸伽夷多(Sigayita)購地一塊。贈送給科瑟那耶土地一塊。全部土地[能播]3米里馬jhuthi籽種。該地現已成為婦女科瑟那耶之財產。她在各方面對該地有一切使用權利。該地既不交seni稅,也不納niciri稅(harga)……關于科瑟那耶,余等現已提出。其諸子完全不贊成該項計算。[……其]諸子無權占有該地。該科瑟那耶對該地有所有權,可以播種、農耕……作為禮物送人……證人為……蘇德羅內耶(Sudarneya)。此字據系由余,皇家司書,僧人……奉……之命根據婦女科瑟那耶之請求所寫。其權限為一百年。”3.上引Kh.715也是一份以駱駝買土地的契約。其格式和所列條款與Kh.677基本相同。這三份契約的內容包括立約時間(以國王在位的時間為紀年方式)、立約雙方當事人姓名、交易方式、買賣或交換物品性質、價格、雙方的權利義務說明、證人姓名、時效聲明、和經手書吏等重要信息。鄯善國官員對契約進行當面公證,這說明政府對經濟活動相當重視,其監管也很到位。Kh.589甚至還寫明了違約處罰和公證人姓名。如此內容詳盡的記載是研究鄯善國經濟史的第一手資料。Kh.677更是一個歷史記載的孤證。它說明在魏晉時期的鄯善國內存在著以地換地的經濟現象。在上述的契約中,僧人扮演了證人和書吏的重要角色。上引Kh.655中的僧人還直接買賣土地。佉盧文簡牘頻繁地提到出家人的各種經濟活動。他們蓄養奴隸、置辦田產、飼養牲畜,甚至參與婦女買賣,和俗人生活幾無差別,乃當時鄯善國佛教戒律尚未形成所致。值得注意的是,佉盧文簡牘頻繁地提到了鄯善國的奴隸,特別是在契約中有不少買賣奴隸的契約。這些近似實錄的記載幾乎是現今研究鄯善國奴隸問題的全部史料。塔里木盆地諸國的政治經濟情況與鄯善完全類似,它們都處于同一社會發展階段,所以,魏晉時期鄯善國奴隸制度的研究,并非只是涉及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對天山以南的“城郭諸國”都有普遍的意義。

(二)放貸行為和貨幣的使用。

佉盧文簡牘提到了谷物的借貸。例如,1.Kh.100是一份私人信件,其中有這樣的內容:“汝處有余借貸出的谷物……但彼卻說,汝處有兩筆分期支付之利息,不得再拖延一年”。2.Kh.142是一道國王諭令,其中也提到了這種借貸行為:“黎貝耶(Lyipeya)曾借糧食一彌里碼一硒。按慣例借一還二”。從以上的文書內容中,我們可以知道鄯善國內存在以谷物放貸收取利息的經濟活動。這種借貸行為的利息與本金相等,而且似乎是以年為時間單位分期收取的。從“年利息100%”這點來看,這種放貸行為也稱得上是高利貸了。鄯善國居民在買賣和借貸中通常使用的不是貨幣而實物。如前文所述,很多買賣和償付行為都使用騾馬和橐駝等牲畜作為等價交換物。它們似乎替代了貨幣的作用。看來貨幣的使用在這個綠洲國家并不是很發達。從佉盧文簡牘中,我們可以知道鄯善國居民有時也使用希臘錢幣金幣(Sadera)、德瑪克拉(Drakhma)、波斯錢幣達尼(Dhane)和印度錢幣瑪莎(masa)、茹帕巴那(rupya-bhana)。但這種情況不是很常見。鄯善國的貨幣對后來新疆地區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例如,17世紀南疆所鑄的“普爾(pul)”錢應該是肇源于鄯善國的穆立(muli)。

五、佉盧文簡牘所反映的鄯善國土地制度

很多佉盧文簡牘涉及到鄯善國土地制度,其內容相當復雜。史籍提到鄯善國“地沙鹵,少田,寄田仰谷旁國”。可耕地在這個綠洲國家是相當寶貴的。因此,鄯善國形成了有自身特點的土地制度。

(一)國王所有的耕地。

鄯善國最大的土地所有者是國王。他有時會把屬于王室的田地賜給屬下的貴族和官員。例如:Kh.160是寫給州長黎貝耶(Lyipeya)的一封信,其中有如下內容:“莎阇地方的一塊田已給州長黎貝耶使用,但未提供水和種子。該田地系天子陛下所賜,為汝私人所有。汝處若有關于水和種子之事的任何親筆信,或有內具詳情之諭令書,應找出送來。若無此類文件,汝得先交納水和種子費用,才可在此耕種。此外,據諸長者所云,當年沙爾比伽(Sarpinae)在此居住時,由彼提供土地,由莎阇人提供水和種子,合作耕種。汝等可商議依此辦理。”可以看出,國王賞賜田地的同時也可能給種子和水,而賜給下屬的耕地是可以再收回轉賜別人的。鄯善國的自然條件較差,可開發為耕地的荒地很少。王室唯有如此行事才能保證其所直接掌握的田地不會越來越少。

(二)私人的田地。

佉盧文簡牘中多次提到私人擁有的地產。例如:1.Kh.37是一道國王諭令:“今有稅監黎貝耶(Lyipeya)上奏本廷,關于土地一事,彼等正向諸司土(vasu)呈明左迪(Cedhi)、布羅(Pulpa)和司稅(yatma)僧盧韋耶(Samluveya)三人之地界劃分。此時……伏伽(Pugo)和黎貝耶業已挖成一條溝界。現在有人已經在葉吠縣劃分出地域。”2.Kh.187:“……鳩伐耶(Kuvaya)、莫伽多(Mogata)、支莫啰(Cimola)及萊迷沒那(Lyimimna)四人有彼祖父和父親所傳之農場一所、葡萄園一所及耕地若干。現彼等已將遺產平均分配,包括衣被等細軟。相關問題已經解決……”3.上引的Kh.677是婦女科瑟那耶(Kosenaya)買田的契約。其中規定“該地現已成為婦女科瑟那耶之財產。她在各方面對該地有一切使用權利……該科瑟那耶對該地有所有權,可以播種、農耕……作為禮物送人”。我們從以上這些文書的內容中可以了解到:鄯善國私人所有的耕地是個人私有財產,可以任意轉讓和買賣,可以世代繼承;這些私人地產之間有地界和界溝;私人地界方面的糾紛是由司土等政府官員來解決的。

(三)佃農和雇農。

佉盧文簡牘沒有明確提到從事農業生產的奴隸。可以推測,鄯善國王室、貴族和官員的土地主要是由佃農和雇農耕種的。貝羅認為文書中的kilme一詞是指貴族的封邑和領地。而kilmechi指的是這些土地上的佃戶。“所以這不僅僅是簡單的土地所有權和租賃關系問題,而是涉及到了封建制度”。佉盧文文書中有兩件提到了勞動者的一些活動。其一,Kh.450是一封地主寫給佃戶的書信:“汝務必知悉余之書信所述。春天,汝絕不可借機在此地耕種土地。現系汝停止向余交稅之第四年。汝之房屋和土地,余現允許出售。汝及汝之母親、妻子、兒子和女兒應一起來此。務必來此地耕作。關于余之稅務,僅茜草及curama必須帶來,尚無其它稅欠余。”這位在地主土地上耕作的佃戶喪失了人身自由和經濟自主權,還欠了地租和稅款。佉盧文文書生動而真實地記錄了這些農民的悲慘處境。其二,Kh.532是一件國王諭令,其中提到:“葉吠縣領地有一人,名伏斯彌伽(Vusmeka),靠其母之權利遷居葉吠縣。其實彼系精絕人。彼自精絕逃出,受雇于葉吠縣。但是,唯有葉吠縣人才能受雇于葉吠縣”。這個人因不是當地人而不能在該地被別人雇傭做工。這種將勞動力固定在出生地的經濟制度與中原王朝的戶籍制度有著某種相似之處,值得注意。據此,貝羅提出了一個觀點:“勞工或農奴出現了,并被或多或少地束縛在土地上,不能隨便從一個地方遷移到另一個地方”。阿格華爾認為:實行這種的規定的目的可能是為了增加當地農奴的數量;這樣他們就會更忠誠,更能團結生產;這種與雇傭勞力相關的限制對這一地區平穩而又高效的生產勞動產生了較好的影響。總而言之,尼雅等地出土佉盧文簡牘的內容是極其豐富的,絕大多數為傳統文獻所不載的第一手資料。漢文史籍對鄯善國經濟問題的記載往往語焉不詳。通過對這些佉盧文簡牘的研究,可以重新構建魏晉時期鄯善國的經濟史,對其中的很多細節問題也能進行比較深入的討論。

作者:楊富學徐燁單位:敦煌研究院西北民族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佉盧文經濟史論文責任編輯:林冰潔    閱讀:人次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 宁夏体彩11选五开奖号码 杭州麻将规则100张 快乐10分破解前直作文 北京高频彩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 好运彩35选七开奖结果 北京快3开奖图玩法 怎样种植门牙 成都微信麻将群二维码 厦门市彩票中心 江西时时中2000万 倩女幽魂家园前期赚钱方法 众博彩票安卓 梦幻西游端游能赚钱啊 甘肃划水麻将实战技巧 诈金花腾讯